江云北小朋友

这里齐善言/拂棠。全职
。渣coser。低产写手。 lo娘

#一个没有名字的故事#
那个女子,生于江南,长于江南,老于江南,葬于江南。
她的一生都在寻找一个男子。
在她年幼之时曾赠与她一个铃铛。她天生性子清冷喜静,却因这铃铛爱上了热闹欢笑。
她是一个孤儿,无父无母。他丧父丧母,收留了她在身边生活。
她唤她哥哥,他给她万般宠爱。
教她识字作画,极尽所能给她最好的。她不负他所望,写的一手好字也作的一手好诗。
从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渐渐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。
他总是笑着折下一枝院里的桃花夹在她耳旁:“我们阿玄长大了。”
他存够积蓄,为她买回一个金铃铛。她将它用红线戴在左手腕上,视为珍宝。
清风明月,但两人独坐院中品茗。岁月恬静,只铃铛作响罢。
春天 夏天 秋天 冬天。在这一声声悦耳的铃铛声中淌过,虽过的清贫,却也自得其乐。
那莫名的情愫,在这清脆的铃铛声中暗生滋长。
她的世界里,只有他的身影。
年岁流逝,她愈发出落成标志的美人儿。齐眉额发,垂腰青丝,灵动大眼,点绛红唇,常着一身月白色衣裙。唯一不变的却只有左手腕上的那个金铃铛。
这几年来,上门提亲的男子也不在少数。可是他却一一回绝:阿玄年纪尚幼,等她再大些吧。
她以为他对她也是有情的。却不料想一天夜里他说:阿玄,前几天那个来提亲的赵家公子还不错,要不要去见见?
她一惊,当下摔了手边的茶杯而去,独留他一人在院中,脸上寂寞的神情让人心疼。
后来,腕上的铃铛响的越发浑浊,她也不再常与他侃天侃地。
再后来,她便摘下了那个铃铛。

再之后,他终是只留下一封书信不见了。她急得跑遍了整个小城都不见他。

“阿玄,我心悦你。”




突然,睁眼。
入目的皆是一室昏暗,还有从未拉严实的窗帘缝中透进来的城市灯光。有些突兀的刺眼。
揉了揉有些困倦的双眼,坐起来抱紧了双肩。
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做了这么一个同样的梦了。
每次醒来都会有一种莫名的情感在身体里叫嚣着,让自己觉得,自己与那女子,在冥冥之中有着不可名状的联系。
她的喜怒哀乐,自己仿佛都能切实体会到。
“唉…”请叹一口气,那个女子,真是…
身体突然被轻拥住,有一股好闻的茶香味融入呼吸,枕边人不知何时醒了。
“阿玄,怎么醒了?”
“没事……”
算了罢,那女子终有天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