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云北小朋友

这里齐善言/拂棠。全职
。渣coser。低产写手。 lo娘

八月,愿我喜欢的安好。❤️❤️❤️

真的好喜欢他们三个啊啊啊啊啊!!!

#外向孤独症#
“嘀嘀嘀嘀…”
一掌拍掉了在凌晨五点准时响起的闹钟,脑袋还有一些迷迷糊糊。怀中抱着的抱枕早不知何时被踢下了床。伸了个懒腰,发出一声软糯的呢喃。
床头柜上的手机发出了微弱的光亮,一闪一闪的。
拿起手机。滑屏解锁。
那个戴着红领巾的企鹅图标又显示着99+条信息。
“诶……有点烦呢。”一条一条慢慢的删除着消息。没有单人的消息。全是组织群。
清空了消息列表,又看了看联系人列表里两三百的好友,一种没由来的寂寞感从心底渐渐膨胀直至溢满整个心脏。
外面的城市还处在睡梦之中,而自己却被满满的孤独包围了。就像一个人呆在荒芜的孤岛,没有人可以做伴。
明明……明明自己有那么多所谓的朋友。可到了真正想谈心的时候才发现一个可以交心的好朋友都没有。
悲哀吗?
可笑吗?
其实自己也不是像外表那样外向开朗又阳光吧。只是点头之交的好友越多,从心底溢出的没由来的孤独反而愈甚。
将头深深地埋进膝盖,抱紧了肩膀。眼泪顺着小腿在脚踝聚集成一个涡儿。

无边无际的寂寞在黑暗中一点一点吞噬着自己的身体甚至灵魂,就连那窗外冉冉升起的太阳都无法让自己得到救赎。

若是最后,恐惧寂寞终将战胜理智,自己会被逼疯的吧!
一点点轻声地抽泣,在最终接通那通来电的时候,紧绷着理智的弦终于断了。
毫无顾忌地放声大哭。
电话那头的那人温柔的嗓音说着:“起床了吗?诶,怎么哭了……”

#一个没有名字的故事#
那个女子,生于江南,长于江南,老于江南,葬于江南。
她的一生都在寻找一个男子。
在她年幼之时曾赠与她一个铃铛。她天生性子清冷喜静,却因这铃铛爱上了热闹欢笑。
她是一个孤儿,无父无母。他丧父丧母,收留了她在身边生活。
她唤她哥哥,他给她万般宠爱。
教她识字作画,极尽所能给她最好的。她不负他所望,写的一手好字也作的一手好诗。
从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渐渐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。
他总是笑着折下一枝院里的桃花夹在她耳旁:“我们阿玄长大了。”
他存够积蓄,为她买回一个金铃铛。她将它用红线戴在左手腕上,视为珍宝。
清风明月,但两人独坐院中品茗。岁月恬静,只铃铛作响罢。
春天 夏天 秋天 冬天。在这一声声悦耳的铃铛声中淌过,虽过的清贫,却也自得其乐。
那莫名的情愫,在这清脆的铃铛声中暗生滋长。
她的世界里,只有他的身影。
年岁流逝,她愈发出落成标志的美人儿。齐眉额发,垂腰青丝,灵动大眼,点绛红唇,常着一身月白色衣裙。唯一不变的却只有左手腕上的那个金铃铛。
这几年来,上门提亲的男子也不在少数。可是他却一一回绝:阿玄年纪尚幼,等她再大些吧。
她以为他对她也是有情的。却不料想一天夜里他说:阿玄,前几天那个来提亲的赵家公子还不错,要不要去见见?
她一惊,当下摔了手边的茶杯而去,独留他一人在院中,脸上寂寞的神情让人心疼。
后来,腕上的铃铛响的越发浑浊,她也不再常与他侃天侃地。
再后来,她便摘下了那个铃铛。

再之后,他终是只留下一封书信不见了。她急得跑遍了整个小城都不见他。

“阿玄,我心悦你。”




突然,睁眼。
入目的皆是一室昏暗,还有从未拉严实的窗帘缝中透进来的城市灯光。有些突兀的刺眼。
揉了揉有些困倦的双眼,坐起来抱紧了双肩。
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做了这么一个同样的梦了。
每次醒来都会有一种莫名的情感在身体里叫嚣着,让自己觉得,自己与那女子,在冥冥之中有着不可名状的联系。
她的喜怒哀乐,自己仿佛都能切实体会到。
“唉…”请叹一口气,那个女子,真是…
身体突然被轻拥住,有一股好闻的茶香味融入呼吸,枕边人不知何时醒了。
“阿玄,怎么醒了?”
“没事……”
算了罢,那女子终有天命。

不知道这里有没有人看过王臣的《浮光》。我想说,虽然擅意篡改结局可能不太好。但是我想让简森,苏言,殳慕,连铖活着。
简森和三木的爱情,在王臣的故事里死去了。但是,我希望在我的笔下,在那个城市。
他们在一起,会过的好好的。
简森画画,三木码字。养一只叫小森的猫。喝摩卡和拿铁。吃麦芬和芝士蛋糕。
简森会穿着那件三木送的PPG的天蓝色衬衫。
虽然在浮光中。简森再也没有机会穿上那件衣服。
简森啊,那个英俊或者静默或者温婉或者才华横溢的男人。我想他活得好好的。和三木一起。
所以,我想写一篇短短的同人。
就这样。
是爱让人万劫不复。也是爱让人得到救赎。
他是那么喜欢他。看着他,连难过都忘了。

#四九恋人#群宣

#四九恋人#
最近长干巷流传,有一个外来的财大气粗的富二代买下了城西那幢花园小洋房,像是要开一家高端大气的西餐厅。
可是长干巷这一带都透着古老的气息,每一栋房子都是上世纪流传下来的,本造了这么一座小洋房就已经与这里格格不入。这儿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绝境,不容外界干扰,而如今要开一家西餐厅,整个巷的人们都坐不住了。一个管事的带着一队人浩浩荡荡地赶到了小洋房。却看到那个传说中的富二代正在和装修工人们一起干着体力活。
青年正费力地搬着一座大摆钟。看到居民们愣了愣,,复而又面露微笑:“早上好,你们……要寻找伴侣吗?啊不过,店还没开张,要不改天再来?还是你们想要应聘店员?可是我只需要12个年轻的小伙子就行了呢,这有点多了啊……要不我们慢慢谈?我这儿是个一日情侣店哦!”青年吧啦吧啦和嘴炮似的说了一大堆,管事的一堆人顿时懵逼了,“你……你开的不是西餐厅吗?”
青年将大摆钟搬进屋里,指挥着工人抬到相应的位置去,拍了拍手上的灰,又从屋里拿出一块木质发光板。
眯着眼睛笑了笑:“不是哦,这儿可是个一日情侣馆呢。”
发光板上写着八个大字:
“四号街九号恋人馆”
四九恋人,诚邀您的加入。
可爱帅气的恋人宝宝们,叔叔在等你们啊。回馆叔叔给你送糖吃!不想来的话,嗯///叔叔我给手写唱歌也是可以的。来吗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1.店小,所以请别进进出出找高潮。
2.禁黄豆禁语音禁颜表,若客人要求,恋人不介意,语音可适量。
3.不限圈,但婉拒韩圈 TF 怕你来了没话题犯尴尬症。
4.婉拒blx 公举病 王子病 事儿逼 玛丽苏。店真不大,经不起折腾
5.纯白小白掂量着来。不禁女皮。
6.允许店员自由恋爱,或者客人与恋人相互看对眼儿了,都请小窗告知本叔叔一声,本叔叔将送上一份小礼。
7.客人在下单的时候请将恋人的要求与人设一并发到公屏,再查看是否有合适您的恋人接单。
8.客人与挑选好的恋人请自行转小窗处着。
9.虽然顾客至上,但希望尊重恋人。
10.接完单之后,客人请向老板秦洵礼反馈意见,恋人请向店长宋明玉反映。
11.一个男神老板秦洵礼。
12.祝愉。
虚拟恋人(0/12)
店长(1/1)
副店长(0/1)
保安(0/1)
调酒师(0/2)
甜点师(0/2)
客人不限。
暂定以上职务。
除客人以外的职务都须入审核微审戏和人设哦。
审核:341628281
审核:341628281
审核:341628281
客人请直接入主群,入群后请上一份人设谢谢
主群:542843821
542843821
542843821
加群废戳蓝或2858553055
顺便,这儿齐善言/秦洵礼 扩列。

中元节,俗称“鬼节”,或许可以称为中国人的万圣节。

黑夜降临,城门洞开,百鬼夜行。

少年披着宽大的披风,手执一柄颜色艳丽的骨伞。嘴角微微上扬,作为一个第三代直系后裔,又是西方血脉,本对中国文化毫无兴趣,如今却躺在枝干上,望着远处鬼怪横行。

[呐呐,这时候去猎食是不是个好时节?]少年轻笑着,棕红色的眸子闪跳着戏谑的光芒。

纵身从枝干跃下,又像猫一般跃上屋顶墙头,急速向着远方前进。[哟吼。]看着拥挤的人潮,就像一块块可口的小蛋糕。少年伸舌舔了舔嘴角,扬起披风,惊起一群游离的鬼魂。

夜色鬼魅,连呼吸的空气都带上了诡异的色彩,各式各样的游离生灵飘荡在空中。

少年微笑着在人群中穿行,身形晃荡,一个闪身进入了一家喧闹的酒吧。身形放浪的舞女,纵奢淫欲的男人。

少年眯起眼,打量着一个个即将成为他口中美食的猎物们,而后又露出一副嫌弃的脸孔。

少年无趣的坐在吧台,血族的天生貌美姿色已让他成功吸引了一大批男男女女的眼球。慵懒的眼神,诱惑的身姿。

正准备问酒保要一杯酒,却被另一只手攥住了手腕,抬眼只见一个笑的魅惑的男人。

[跟我走吗。]男人抬起另一只手,晃了晃手中的袋子。

里面装着的猩红色液体在酒吧迷乱的灯光下,折射出妖冶的光芒。

一瞬间摄住了少年的瞳孔,血族异于常人的嗅觉,让少年感受到那袋极品血液的芳香甜美的气息。

迷糊的点了点头,只听见男人启唇说着[磨人的小妖精。]

那么——

只追随着舌尖极致的甜美,你,愿意跟我一起,坠落在那漫不见底的黑暗深渊么?

宝贝儿,这儿叶浔妄,跟我走么?